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安岭站  >  祖国北极
说说咱们的军旅情
时间 :2017-08-17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作者:
 

  我为祖国守边疆。

  军营中,他们伉俪情深。

  风雪中,他们坚持训练。

  编者按

  军人,保家卫国他们不惧生死,冲锋陷阵他们一往无前,抢险救灾,他们不畏艰险……

  刚刚过去的“八一”建军节、建军90周年大阅兵以及全区各地正在开展的夏季征兵工作,让军人这个群体一次又一次走进我们的视野。全区广大适龄青年响应党和祖国的号召,做好了投身军营的准备;而那些无法走进军营的人,心中也都有着一股浓浓的军旅情怀。本报稿件就从人们对军人和军营的情感入手,带领大家去寻找每个人心中难以割舍的军旅情……

  有一种梦想“我要去当兵”

  加区加北乡的陆奇今年21岁,今年刚刚报名参军,现在他正在焦急地等待着接下来的消息。“小的时候,我特别羡慕穿上绿军装的军人,看上去特别威武帅气,做梦都想自己能穿上绿军装。”记者见到身材魁梧的陆奇时,他有着一份同龄人少有的沉稳与自信,目光中流露着坚毅与执著,“我认为,每一个热血好男儿都该去当兵。当兵不仅仅是年轻人应尽的义务和责任,也圆了我儿时的一个梦。”

  高中毕业后,陆奇就去上海打工,每月有3000多元的收入。今年夏天,陆奇回到了大兴安岭,他想完成自己的的梦想——当兵,“这孩子,回来就开始每天晨练长跑,还买了很多军事知识书籍,说是以后还要争取留在部队,考军校、当军官。”

  陆家三代单传,刚开始,陆奇的母亲对儿子参军的事百般阻挠,说什么也不舍得儿子当兵。“好男儿志在四方,我从小就盼望着能够成为一名军人,现在,我离这个梦想越来越近了。”面对母亲的顾虑,陆奇主动做她的思想工作,“如果大家都怕苦怕累不去当兵,谁来保家卫国?”在儿子的耐心劝说下,陆妈妈终于理解了儿子那颗振翅欲飞的雄心。“孩子长大了,有他自己的想法和追求,我们做家长的,应该全力支持他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这位朴实的母亲谈及自己的儿子时,言语中已是充满了自豪。陆奇告诉记者,他爸爸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军事迷,却因各种原因未能圆上当兵梦。所以,这次儿子想参军,最高兴的人非陆爸爸莫属。“好男儿就该去当兵,当兵就一定得当个好兵,我支持儿子!”陆奇的父亲说这话时,显得很是激动。

  有一种崇拜“军人真是帅呆了”

  很多青年在听到“军人”这个词时,总是充满崇敬之情。“我中学军训的时候就特别崇拜我们教官,简直帅呆了!”在地区实验中学即将读高二的邓旭笑着说道,“我很敬佩军人。在电视上看到解放军抢险救人、维护治安的场景,就觉得他们很了不起,军人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威武、高大。”

  同样念高中的王欣也对军人充满了崇拜:“我在电视上看到这样一个报道,一位西藏运输兵,妻子分娩之际,由于部队临时有一项重要任务,跟妻子匆忙道别后就投入到工作中,没想到妻子因为难产去世了。我记得最深的一幕就是这位军人穿着挂满勋章的军装忍泪跪在去世妻儿的墓前。听说送完自己的妻儿他又去执行一项重要任务去了。真的很佩服这样的军人。”

  在黑龙江大学读大三的学生冯洋说:“我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两年前入伍了,现在虽然已经退伍,但我觉得他还保留了军人的很多作风。因为部队中训练的比较多吧,我朋友身材特别健壮,现在也喜欢健身。所以我觉得大部分军人都是真男人。”冯洋说自己也愿意去当兵,“我也有一种军人情结,如果有机会真希望去当两年兵。”

  此外,很多中学生谈起对军人的印象更是赞不绝口。初中生冯源就说:“小学的时候在课本中了解了邱少云、黄继光等英雄人物的故事,到现在,我们也经常能看到一些解放军、武警官兵在抵御天灾人祸中无私奉献甚至英勇牺牲的事例。因为他们的付出,才有我们安定祥和的生活。我很崇拜他们!”有一种自豪“咱当兵的人”

  军人,是一群有着铮铮铁骨的热血男儿,一群在祖国危难、人民需要的时候舍生忘死、前赴后继的人。面对疾苦,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用自己的身躯挡在最前面,他们把祖国和人民的需要当成己任,穿上了那身戎装,他们便选择了默默付出,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正是他们,用一副副并不伟岸却异常坚挺的身体,筑成一道道坚不可摧的人墙,没有豪言壮语更没有怒气怨言。

  走近他们,才发现我们的和谐生活,我们的安定安宁,是他们在默默的守护,为了这份承诺,他们所付出的,他们所承受的,远远比我们看到的更多。

  今年33岁的谢晓恩是武警大兴安岭地区支队直属中队中队长,一个有着十几年兵龄的老兵,小时候他就特别爱看战争题材的电影,“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等老电影他不知看了多少遍,儿时最大的梦想就是长大了能光荣参军,穿上军装,而这个梦想最终真的实现了。

  谈起谢晓恩的参军经历可谓是一波三折,第一次报名参军是16岁那年,可是由于他年龄太小不符合标准并没有被入取,怀着对这份职业的喜爱,第二年谢晓恩想都没有想,毅然决然的选择报名参军,然而面临着参军前体检的他,却因身体素质不达标又一次被拒之门外。

  “那时候我很无助、失落,心头涌上的全都是不甘心,回家后,我开始锻炼身体,增强体质。”谢晓恩并没有因此而放弃,经过一年的刻苦锻炼,在第三次报名参军中顺利地通过参军体检,这一次他终于成为了一名军人,他渴望着,能像电影里的那些军人一样,经过部队的磨砺和锻炼,最终成为一名优秀的军人。

  谈到为什么执著选择去当兵时,谢晓恩说:“服兵役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和责任,更重要的是,我喜欢当兵,因为能在部队里学到很多外面学不到的知识,尤其是作为一名军人的品格和意志。”

  参军当兵是人生一次宝贵的经历,一个磨砺自我的舞台,再苦再累他们都没有抱怨过,因为他们喜爱这个职业。

  张玉龙是地地道道的黑龙江人,他一直梦想穿上帅气的军装,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守卫这片热爱的土地。张玉龙说:“从被录取的那一刻起,我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军人。”11年的军旅生涯让张玉龙养成了坚毅坦直、雷厉风行、讲究效率的性格特质和行事风格。张玉龙说,入伍前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什么时候睡觉就什么时候睡觉,活得特别自由,现在的他早已不习惯当时的生活方式。

  那时候张玉龙也只是个孩子,可身着这身军装,他意识到要想让自己汇入到这一抹橄榄绿中,就必须坚强。于是,他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接受着军营的洗礼,让他成就了更好的自己。11年间,他从一名新兵变成了老兵,从一名老兵成长为骨干,从一名骨干成为一名排长。

  张玉龙告诉记者,选择这样的军旅生活自己一点儿都不后悔,因为他喜欢部队,即使艰苦也不会放弃。“想当兵就要学会吃苦,这样可以丰富我的人生经历。”

  有一种情节“嫁人就嫁兵哥哥”

  从爱上军人的那一天起,她们的身上就有了和别人不一样的称呼——“军嫂”,她们的丈夫有的在武警部队、有的驻守边防。她们和丈夫往往聚少离多,一个人挑起一个家庭的重担,默默守护在丈夫的身后,她们是中国钢铁长城最坚实的后盾和基石。

  张凤艳对军人的崇敬之情,很早就在心底萌生,她本人是一个“军迷”,崇拜军人,向往绿色军营。电视上有关军人的电影、广播电台播出的军事节目、杂志上关于部队题材的作品,她都会去听、去看。

  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给她介绍了一位军人,第一次见面两人就互生好感,2004年,张凤艳与兵哥哥刘帅军结为伉俪,按照张凤艳的话说,结婚的时候还挺好的,因为“新郎出席了”。刘帅军是武警大兴安岭地区支队一名军人,由于部队的工作性质特殊,新婚第7天刘帅军就告别张凤艳回到部队。孩子出生时,丈夫仅在家里待了几天,就又赶回部队。张凤艳独自面对千头万绪的日常生活,可她从来不把家庭生活的艰辛告诉丈夫,一个人默默承担。

  聚少离多的夫妻生活是艰辛的,张凤艳一个人照顾着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善解人意的她放弃了去北京创业的机会,坚毅地挑起照顾孩子和双方父母的重担。“嫁给军人,就意味着嫁给了部队。”军嫂这个称呼更意味着奉献和付出。为了照顾好这个家庭,结婚13年来,她与丈夫团聚的时间加在一起还不到两年。

  张凤艳常说:“家里的困难再大,也是个人的事。部队的工作再小,那是国家的事。”孩子发高烧,老人有病,挂号、检查、拿药、输液,张凤艳忙前忙后,为了不让爱人分心,她在这种事情上始终没给爱人打过一个电话。

  作为新时期的军嫂,要有进步的思想、与时俱进,在社会上创造自我价值,与另一半共同成长。为了不给丈夫增加负担,张凤艳开了一家口腔诊所。她经常说:“借了军人的光,干什么都要有军人样,都要有军人的精神。”

  结婚13年,张凤艳与千千万万的军嫂一样,默默履行着军嫂的责任与担当,无怨无悔支持着丈夫“守土卫国、守土为家、建功军营”;她的支持与激励,换来了丈夫一枚枚沉甸甸的军功章、一次次嘉奖。在她看来,军嫂的生活是一种“锻炼”,她选择笑对生活,用乐观向上的心态去感染她所认识的每一个人。

  有一种骄傲“我爸当过兵”

  在某机关工作的李健龙说,他的父亲是军人,谈起这位老兵,李健龙满含崇敬之情地向记者介绍:“我父亲那时候是在黑龙江戍边,那个年代,边疆危险的事儿还是比较多的。我父亲立过一次三等功,就是跟一个歹徒搏斗中把一条胳膊弄折了。可能当兵久了,他的那种军人特有的气质总会带到平常的生活当中。我小时候做错了事情,父亲二话不说就揍我,那时候不理解他。长大后懂了父亲的做法,觉得他对我的教育直接影响了我。我现在很感谢父亲。”

  对于父辈的这种军人形象,刚参加工作的李玲玲医生也深有同感:“我父亲在我出生前当过兵,我觉得当兵的那段经历对他影响很深,尤其是在作息时间上,我父亲的作息时间是精确到分的,平时生活也是掐着点做事情。他为人正直,也很有责任心。父亲的这种形象就形成了我对军人形象的认识。”

  有一种群体热血“军事迷”

  很多人有过“军人梦”,他们对军品的追捧依旧火热,其中包括热衷军事题材收藏品的收藏爱好者们。加格达奇的70后杨力就算一个,他热衷收藏的是各个时期的仿真军事飞机模型和徽章,2005年开始收藏军品。

  “军品收藏是我的业余爱好,也是我唯一的爱好。QQ空间里的藏品全是我多年的积累,也许在别人眼里不算什么,但在我的内心,它们构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杨力很健谈,一见到记者就拉开了话匣子。杨力从小就喜欢看军事题材影视剧,《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桥》……他对这些老战争片的故事情节都是了如指掌,如今更对这些外国战争片中出现的军品如数家珍。

  杨力中学起就一直订阅各种军事杂志,曾立志成为一名军人保家卫国,可当年没能考入军校成为他的一大遗憾。“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军人,因而军品收藏就成了我的一种圆梦寄托。”目前,他收藏的飞机模型大概有几百件,徽章则数以万计。

  “许多人喜欢军品,是出自对军营文化的向往。”杨力告诉记者,军品是军队文化的承载体,也是军队荣誉感的来源之一。更多的人关注军品,某种意义上对国防也是一种潜在的助力。当然,他更希望自己收藏的这些飞机模型能成为一座知识的宝藏。有不少朋友还真把他家当成了“教育基地”,带孩子来学习,他也很乐意将每架飞机的研发理念、亮相时间等军事知识讲给孩子们听。

  本版稿件均由本报记者刘慧锋敖颖撰文图片均由曹修武摄影

编辑:左远红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