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安岭站  >  地域文化
张光恒:立冬的感觉
时间 :2017-11-08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作者:
 

  立冬了,遥远的群山因季节的改变,而随之亦改变为苍苍黛色,树上片片干黄的枯叶,在眼前,飘然而落,黄灿灿地铺满了一地,树树见瘦,而那些微红的枫树叶,现在也更加流丹溢彩了。

  在秋末冬初的冷风里,树叶从树顶上离开,旋转翻身,打着跟头飘落,灿然的阳光下,如翩然起舞的小精灵,轻盈怡人;身后,便是立冬之后的静穆与成熟,哦,这明冬如妆的初冬啊。

  每天走过的村边小径,两旁有叶子宽大的桐,叶尖尖细的柳,叶状为小扇形的杨,红叶似火的丹枫,现在都只见叶稀树瘦。落叶缤纷中,有一老太带领一孩童,用穿了麻绳线的大号缝衣针,捡拾起那些落地的黄叶,用针线穿起来,竟也有长长的一串,如大项圈,挽在手臂上,晃晃悠悠的,惹得小孩展颜欢笑,这一切竟感觉无比温情。白发老妇、无邪童稚、黄色草房、悠然行走的黑狗红鸡、流丹溢彩的枫叶,这就是乡村里的立冬感觉,永远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这初冬的静雅与曼妙,谁见了都会目醉神迷而铭记在心。立冬之际,我们是要走出门外去感受一番的。看田野空旷下来,无声无息,似乎能感觉到每一寸流动的空气里,都是田野交出财富后的静默目光。眼里是早出麦苗的新绿,空气里是新翻泥土的清香,耳边是蛰伏于地下虫子的浅吟低唱,天气尚且温暖如春,闲适、明净、安好,哪里有半点严冬时日的肃杀与凛冽?这就是刚立冬之后的小好处。

  秋日物产的丰盈、收获成果的喜悦,曾经陶醉喜悦了我们的心田,所以对于秋天的富足丰美,我们自然不会忘记,而四季中,我们又太注意了春日的明净诱人、夏季的热烈奔放,唯独就没有细心体会这初冬的美妙。忽然有一天,站在立冬的门槛前,望着门槛里的深冬,想象着它的诸般凌厉与残酷,暗自庆幸自己还处在初冬的怀抱里,享受着它的脉脉温情与温馨,不过,这初冬的美好时光,不会长久,它会如白驹过隙般,悠忽间一闪即逝,找寻不到了,只有让人在回味中伫立良久,怅然若失,感叹美好的流逝飞快。

  立冬之后,晶莹的白霜、变硬的冷风、晨间的雾霭,渐次登场,这就是立冬的元素与标志。这个时节,只要你稍微注意,就会发现,从窗外透进的空气,清新而不凛冽,小河的河水瘦弱而不枯干,田野里绿色褪尽,但裸露出的是沧桑坚强。原来,当我们感叹着“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时,世间万物,在流年岁月的洗礼下,已悄悄掺杂进去了些许成熟与韧性,并随着深冬的逼近,再次走进了孕育新生命的四季轮回之中。

  “秋风吹尽旧庭柯,黄叶丹枫客里过。一点禅灯半轮月,今宵寒较昨宵多。”是的,人生就是这样,在四季的寒暑轮回中,渐渐走进圆满与成熟之中,在黄叶丹枫的交替显现中,逐渐老去的我们,不再有青葱岁月时的“强说愁”,只会仰头面对蓝天上的朗朗青云,淡淡吟哦出:今宵寒较昨宵多……

编辑:左远红
相关新闻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