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安岭站  >  地域文化
搜 索
天冷了 快回家 □顺子
2018-01-17 10:08:08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从小到大,我一直很倔强。记得读小学四年级时,有一天,父亲骂了我几句,我赌气中午不回家吃饭,后来,还是母亲送饭到学校。

  大学毕业后,我本来在城里有一份固定的工作,而且收入还可以,但是,干了不到三年,我就觉得这工作太枯燥了,太乏味了。于是,决定离开原单位,只身到北方去闯荡。

  那天晚饭,对家人说出了我的想法。我的话,像一枚炸弹,引爆了一个平静的家。姐姐默默地看着我,母亲先是吃惊,然后连忙说:“那怎么行?那怎么行?你一个人外出,我不放心!”父亲愤怒了,他狠狠地拍了一下餐桌说:“我看你是吃饱撑的!你以为外面都是黄金等着你去捡?你以为你有天大的本事?你这是在做梦!”我本想辩解几句,还没张口,就被父亲的话打断了:“我不想听你的那些大道理,如果你一定要去,那以后就别进老子这个门!”

  我也不知当时哪来的胆量和勇气,看了父亲一眼,丢下一句话:“行!我就永远不进你这个门!”说完便悻悻然地离开了。黑夜里,我听见父亲在身后大声骂:“臭小子,你永远别进这个门!”随后,便是母亲的哭声和姐姐的劝说声。

  来北方这个大都市几个月了,我极少跟家里通电话,更没有跟父亲通过一次电话。其实,一人在外,真的没有理由不想家啊。每次跟姐姐通电话,姐姐总是劝我给爸爸打个电话,报报平安。姐姐说:“自从你走了,爸爸就像变了一个人,总是爱喝闷酒,他肯定是想你了。”我听后,心里酸酸的。但是,我是不打算认输的。既然迈出了家门,我得干出点名堂来,再告诉父亲,也好让他对我另眼相看。

  北方一直在下雪,一连下了好几天。我一个人在街头溜达,孤独地站在雪地上。远处,不时传来人们一阵阵的欢笑声,路上行人匆匆,没有一个人注意我,我就像那飘落的雪花,与任何人无关。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姐姐打来的。

  姐姐问:“很冷吧?”

  我说:“冷啊,一连下了好几天的大雪。”

  姐姐说:“傻弟弟,你别再犯犟脾气了。你最好给爸爸打个电话吧,爸爸从电视里看到你那里下了几天雪,挺担心你的,怕你不适应,冻着了。这几天,爸爸总是自言自语地说,怎么下那么大的雪呢?怎么下那么大的雪呢?你不会不知道,爸爸这是在惦记你呀!”

  我的眼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站在雪地里,我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没想到,是爸爸接的电话,要知道,在以前他从不主动接电话。

  我颤抖着声音说:“爸,是我。”

  电话那头,父亲沉默了一会儿,说:“那里的大雪你习惯吗?”

  我说:“还行。”

  父亲说:“你电话咋那么吵啊,你这是在哪里?”

  我说:“我站在街头。”

  父亲说:“你别犯傻了。天冷了,就回家吧……”

  我还想再说几句,可父亲挂断了电话。

  顿时,只觉眼眶潮潮的、湿湿的。

责任编辑:左远红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