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安岭站  >  地域文化
搜 索
滚烫的腊八粥 □钱国宏
2018-01-26 10:48:18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迈进腊月的门槛,大街小巷又飘起了腊八粥的馨香。

  腊八喝粥的食俗由来已久,各地熬粥之法也各具风采。在我的记忆中,每到腊八节这天,全家人都会围着东北乡村特有的取暖设备——火盆,抱着大碗,喝母亲熬的腊八粥。那粥,稀稠相间,鲜艳悦目,红枣、小豆、糯米、莲子、绿豆、菱角……混杂在一碗粥里,热热地散发着浓浓的香甜气息,仿佛全世界的珍萃都集聚到这一碗粥里,让人欲喝还不忍,不喝还流涎。寻常百姓家的所谓“氛围”和“亲情”,便在这一碗腊八粥中,得到了淋漓尽致地释放和升华。一碗粥温暖了一个家庭,也温暖了整个冬季。

  我成婚后,与父母分家另过了。由于我租的房子离父母所住的老宅子有5公里远,加之工作繁忙,我和妻子很少回去看望二老。

  冬天的北方滴水成冰,人们的唇边绽放出团团白雾。记得那是一个极冷的中午,外面雪花纷飞,寒风呼啸。我瑟缩着脖子,守着火炉在厨房里给患病的妻子煎药。中药的清香弥漫了整间屋子,但却驱不走寒流的侵袭。我所租的平房年久失修,时有雪花从木门的缝隙间刮进屋里。尽管我瑟缩着脖子,却依然冻得手脚冰凉。看着炕上躺着的病妻,我咬着牙在厨房里坚持着。

  这时,房门突然开了,随着一团雪花和冷风旋进来,一位“雪人”站在我面前。来人拍打拍打身上的雪,慢慢摘下头巾——啊,是我的母亲!这么冷的天儿,母亲冒雪来干什么?

  母亲跺跺脚,又拍拍身上的雪,然后小心翼翼地从鼓鼓囊囊的怀里掏出一个用毛巾包着的东西来。打开,里面还是一层毛巾;再慢慢打开,里面露出一个斑斑驳驳的铝饭盒。“三儿呀,今天是腊八,娘知道小妍病了,路还滑,你俩回去不便,就把熬好的腊八粥给你们送来了。来,粥还热乎着,你和小妍趁热喝了吧,暖暖胃!”

  ——啊,今天是腊八节啊!唉,我都忙乎忘啦。

  我忙把母亲让进里屋,母亲脱鞋上炕开始给妻子翻身:“小妍呀,好点没?娘给你俩送腊八粥来啦!喝了腊八粥,百病不缠身啊!”我娘肯定是路上冻坏了,身子一直抖个不停。

  娘把那盒腊八粥端到妻子面前,“道儿远,我怕粥凉了,就用毛巾裹了好几层,路上我把粥放在怀里温着哩,小妍啊,你俩尝尝粥,还热乎不?”

  还用母亲问么,腊八粥居然还热得烫手,仿佛刚刚出锅一般!那粥一路上不但没有散热,还吸收了母亲的体温,怎么能凉呢!

  端着这盒腊八粥,我和妻子真的难以咽下。我知道,为了这盒腊八粥,母亲昨天肯定是忙了一整天:洗米、泡果、剥皮、去核、精拣,傍晚时分开始下锅熬粥。腊八粥是最费时的,熬半宿才能熬好。灶下的柴火一定是映红了母亲的满头白发,冒出来的草烟一定是呛得母亲咳嗽不止,涕泪直流……母亲把腊八粥熬得后,又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好,冒着漫天大雪,步行五公里给我们送了来。看着母亲冻红的脸颊和发抖的身子,可以想象得出:她在雪地里一定跋涉了很久,挨了不少冻……

  腊八是东北地区冬天的极致——冷到顶点,“腊八腊八,冻掉下巴”!可见冷的程度。可就在这冻掉下巴的腊八节,母亲送来的这盒腊八粥却依然保持着刚出锅时的温度!这种生活奇迹,天底下恐怕只有母亲们才能够创造得出来!

  在母亲的再三催促之下,我和妻子喝下了这盒滚烫的腊八粥——随同腊八粥一同喝下的,还有两串滚烫的泪花!

责任编辑:左远红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