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安岭站  >  地域文化
搜 索
腊月的力量 □米丽宏
2018-01-26 10:49:00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年味从腊八开启。腊八一到,好似一挂通红鞭炮炸响在腊月的枝头,迎年的喜气,漾在每个人心上。

  农历十二月谓腊月,是因为腊日就在这个月份。《荆楚岁时记》说:“十二月八日为腊日”,以前,这个日子是我们祖先祭祀百神的日子。腊七腊八,冻掉下巴。在北方,一年里最冷的时候,也在这一段时间。

  小时候,冬至、腊八,跟过年差不多的喜庆,冬至的饺子腊八的粥,都不含糊的。印象里,人们为腊八做的准备更多一些。前一晚,就将冒着白汽的井温水,倒进大铁锅,五彩豆子、谷米、栗子、红枣,掺和起来,浸入清水里,只待腊八早上,起个五更,点燃芝麻杆子慢慢熬。临睡好奇,偷偷瞄一眼,锅里面锦绣美艳,梦里都是清新的香。

  长大了,有了自己的生活,蒸年糕、做豆腐、灌粉肠、蒸馍馍、炸小果、红烧猪肉,这些腊月里的忙碌都成为应景。很多时候,我们赶回乡下,帮父母忙年,然后,分一些年味的浓郁回来;也很努力很认真地在自己的生活里,鼓捣出一番隆重的新年气象,毕竟,人活得就是个心情,要有个精神头儿嘛!

  腊月下旬,开始预备,上下班路上、休息日置办年货。鸟衔枝一样,东一枝西一枝地往家搬,每添置一样,便完美了新年的一个细节;一放假,更是大规模地准备,掸尘扫屋,清洗衣物,置办新装,蒸煮煎炸各种吃食。

  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买一把新扫帚,绑竹竿上,举着,从卧室到客厅、到厨房、卫生间,细细清理每一个角落,挂去陈年的蛛网,清扫每一粒尘埃;墙上地上的瓷砖擦得赛过明晃晃的镜子,照得见浸着汗水的红红脸庞。我的行头,也会让女儿笑得弯下腰来,旧的大衣褂,头巾包严了脸,只留两只眼也被镜片挡着,炯炯照向每一个角落。

  扫完了再洗,所有的布质用品、所有的杯盘碗碟、灶具,用尽了力,终于在最后一遍清水里,变得亮锃锃,鲜亮亮,在眼前举着、看着,日子都跟着亮了。最后,把疲累的自己也来一番清洗,旧年的一切,如意也好,不如意也好,都随清水一并流逝,只剩一个清爽爽的自己,穿戴一新,芬芳地走向新年。

  在村子里,一进腊月,人们都宽厚起来。以前11个月,都忙着左冲右突、奔自己的生活,彼此难免照应不到,生个龃龉、嫌隙啥的;腊月闲下来才发现自己的不周到。没关系的,趁着腊月望年,买上一箱牛奶、几斤水果,上门热络一下。疙瘩,不扯,就永久在那里结着,越结越硬;一扯,像毛衣袖子找着了线头儿,呼啦啦,全松散开了。是啊,腊月了,过年了,有什么过不去的事儿比“年”还要大呢?

  腊月,就是有这么一种力量支撑着,让我们去恭谨敬畏地奔赴一场仪式。领会着,恪守着,传承着;沉重与轻盈,时光与秩序,都让我们起了敬畏之感。忙而不怨,劳而不累,心里有希望,手脚有力量,红扑扑的一张脸,亮晶晶的一双眼,轻盈盈的一个身,满是对新年的热望呢。

责任编辑:左远红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