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安岭站  >  地域文化
搜 索
雪里一抹红 □张念龙
2018-01-05 11:10:42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一听雪里红这个名字,脑海里立即浮出一个画面:一个美丽的女子,红衣一袭,桃花粉面,朱唇轻启,在皑皑的白雪上长袖起舞,翩然生姿。长空万里,北风无痕,只有幽远的琴声和曼妙的舞影。

  其实不然,它只是一种食材,一种淹咸菜的疏菜。

  深秋时节,大地褪去金黄的外衣,裸露出生命的底色。秋风袭来,万物凋敝,只有一块绿地静静地坚守在那里,它就是雪里红。一场秋霜袭来,大地罩上一层白纱,雪里红叶子由绿转红,因此叫它为雪里红。白雾茫茫,红叶苍苍,宛若美人素面上的一颗朱砂痣。

  雪里红在中国北方地区,种植较多,而在南方地区,因为很少见到变为紫红色的“雪里红”,就被传为雪里蕻。蕻者,非红,而是茂的意思。因为此菜于雪时反茂,所以就叫蕻。据《广群芳谱》记载:“四明有菜名雪里蕻,雪深,诸菜冻损,此菜独青。”

  尽管北方的无霜期较短,但是母亲勤劳的双手却让小菜园的土地长出两茬的疏菜。春天栽上大蒜,等蒜吃得差不多没有了,重新备起垄台,又种上了雪里红。到了秋天,母亲把雪里红连根薅出,洗净,腌在缸里,冬天的舌尖因为它而多汁多味。

  一层菜,一层盐,一层岁月的咸,一层生活的甜。

  我们最爱吃的是雪里红炖豆腐,母亲的妙手把生活的馨香全都烹在了里面。铁锅烧热,倒上一些豆油,切上一点五花肉,葱蒜爆锅,再倒上酱油,没有抽油烟机的厨房内,屋里立即迷散开浓浓的香味。腌好的雪里红放在铁锅内翻炒一会,菜香挤过门缝,传进了屋里。

  我们把桌子放好,碗盘摆好,等待着菜品的上来。

  青里泛红的菜叶和菜梗,白嫩细腻的豆腐裹在里面,浓浓的汤味,甜甜的豆香,一家人围坐在桌子旁,一边吃一边唠着嗑,东头的奇闻,西头的逸事,张家的儿子张罗结婚,李家的女儿忙着出嫁,那些伏在光阴中的单调在冬天有滋有味。

  一分一秒,一餐一饮,它伴随我们熬过漫长的冬天。雪里一抹红,岁月一抹香。

责任编辑:左远红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