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安岭站  >  地域文化
搜 索
绿水青山逐梦40载 如椽巨笔歌咏新时代 ——中国作协纪念改革开放40年主题采访活动漠河行
2018-08-17 10:58:18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采访团成员在地委委员、地委宣传部部长刘洪久的陪同下参观白桦林。

  编者按

   8月8日~12日,中国作协纪念改革开放40年主题采访团一行30多人深入大兴安岭采访。

   5天时间里,作家、诗人、记者一路风尘,他们走林场、访职工,深入漠河前哨林场、金沟林场了解林区百姓的生活状况,参观了漠河“5·6”火灾纪念馆、松苑公园、北极党员驿站、鄂伦春民族风情园、神州北极广场、龙江第一湾等地。采访团重点关注改革开放40年来大兴安岭林区所发生的历史性变化和所取得的历史性成就。林区人民群众的幸福指数节节攀升,全面停伐后的大兴安岭不等不靠,全力发展林下经济、管护区经济,趟出了一条新型发展之路……大兴安岭在改革开放40年所取得的一系列成就,给采访团成员留下深刻印象。

  在转型发展中开辟新天地

   ——访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吴义勤

  在漠河机场,一位身材清瘦、皮肤白皙的中年人从机场到达处走出来,他穿着白色条纹的衬衫,戴着金丝边眼镜——他就是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作家出版社社长、著名评论家吴义勤,也是这次采访团的团长。

  提起吴义勤很多人并不陌生,他是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主编,兼任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这样的头衔,意味着他掌握着中国文学的方向标。

  吴义勤长期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特别是中国新时期文学的研究,出版过《漂泊的都市之魂》《中国当代新潮小说论》等多部著作,在《文学评论》《新华文摘》《文艺研究》等重要刊物发表论文200余篇。

  他的科研成果获得过鲁迅文学奖、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等各种国家及省部级奖励近10项。独立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3项。这次他参加由中国作协主办、黑龙江省作协协办的中国作协纪念改革开放40年主题采访活动来到漠河市,开展为期5天的采访创作活动。

  对于大兴安岭、对于漠河市,吴义勤有自己的看法:“这是我第一次来到漠河,这里真是一个赏心悦目的好地方,大江、大河、大森林,这些自然景观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漠河的旅游资源非常丰富,这里有着得天独厚的最北地理标识,同时这里有着丰富的人文资源和多元的文化,大兴安岭作为改革开放的一个前沿阵地,是我国发展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

  吴义勤说,林区百姓从采伐到护林再到育林,现如今百姓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转型发展中开辟出了一片新天地。吴义勤希望更多的作家可以深入到基层、深入一线,体会、体验火热的生活,感受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挖掘、书写出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同时,他也希望大兴安岭的作家要借助大兴安岭的山山水水、质朴的民情民风,紧扣时代,创作出更多脍炙人口的文学精品。

  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

   ——访中国林业生态作协主席李青松

  “突如其来的震颤中,伐木人的日子瞬间断了。一声令下,林区全面禁伐开始了。斧锯入库,再也听不到吼声震天的伐木号子了。在禁伐的过程中,林区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这是中国林业文联常务副主席、中国林业生态作家协会主席李青松说过的话。

  这次参加中国作协纪念改革开放40年主题采访活动,是李青松第二次来到大兴安岭。

  李青松自幼喜爱文学,初中时就在《呼伦贝尔报》刊登文章,在校园内小有名气。大学时正逢80年代文学热潮,李青松在高校组建诗社。1987年,李青松从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毕业,被分配到国家林业局下设报社,成为了一名记者。

  回忆起30年前第一次来到大兴安岭,李青松记忆犹新,“那时的漠河刚遭受了大火的洗劫,满目焦土,一片灰烬。”1987年,大兴安岭西林吉、图强、阿木尔和塔河4个林业局所属的几处林场同时起火,引起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特大森林火灾。1988年,李青松作为采访灾后重建的记者来到大兴安岭。刚一下火车他就看到了林区人民积极地投入到灾后重建的生产、生活当中,感受到了林区人们昂扬的斗志。随后,李青松采写的反映我区灾后重建的稿件相继刊发。

  当时生态危机初现,林区居民大面积砍伐树木,导致一系列生态问题。作为一名新闻人,李青松忧心忡忡,却又不知所措。也是在这一时期,“生态文学之风”在社会上悄然兴起,李青松惊喜地发现,可以通过文学对生态环境进行最直接、最直抵心灵的挽救与呵护。

  带着强烈的责任感,在一番艰苦的采访和调研后,李青松撰写了报告文学《秦岭大熊猫》,一经完成便在《北京文学》发表,从此他开始了对生态文学的创作。

  李青松说,由于工作关系,他参与和见证了一些重大生态工程的建设过程,而作为一个生态文学作家,使命和责任鞭策他记录下来这一切。于是便有了《共和国:退耕还林》《一种精神》《告别伐木时代》《林区与林区人》《粒粒饱满》等一系列作品。

  李青松说:“漠河的变化是巨大的,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通过全面禁伐,走生态经济发展之路,林区获得了新生。如今的林区人更懂得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道理。”

  重回战斗的地方

   ——访著名作家钟法权

  “重回战斗的地方”。这是2018年8月9日,在漠河市前哨林场的签名簿上,现任第四军医大学军事预防医学院政委钟法权留下的一句签名。

  从这句话中我们不难看出钟法权曾经来过漠河,而且在这里“战斗过”。

  1987年“5·6”大火,身为扎兰屯某部队的新兵战士,钟法权在现场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救援。在扑火战斗结束后,由于在救援中的突出表现,钟法权被部队党委授予“三等功”嘉奖。怀着对漠河的深厚感情,这次钟法权再次回来,看到这里翻天覆地的变化,钟法权感慨万千。

  当年,钟法权从鱼米之乡的荆门参军来到大兴安岭这个小山沟。原始大森林,漫天飘舞的雪花,都让他无限憧憬;在云海里的哨所和哨所里寂寞的生活,孕育了他文学的梦想,小说《行走的声音》便是根据在大兴安岭当兵时的经历创作出来的作品。

  钟法权读歌德、读唐诗宋词,在冷静与激情的碰撞中,一行行诗歌就在白雪皑皑的世界里诞生,那一片片圣洁的雪花,成为他抒写情怀的美好文字。入伍不久,他的第一篇诗歌被《鸭绿江》杂志刊用。那时,钟法权主要工作是新闻报道,在迷上小说创作之后,他在坚持写好新闻稿件的同时,利用大量业余时间进行文学创作。

  也是从那时起,钟法权开始走上文学道路,他写小说、写诗歌、写散文、写报告文学……在“爬格子”的日子里,他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属于自己的文学天地。

  30年来,不管工作如何变动,在做好本职工作之余他笔耕不辍,他不停地写啊写……虽然年龄增长了、职务提升了、肩上的担子重了,但写作的劲头却越来越足了。凭着这股钻劲、韧劲、苦劲,他在文学创作上获得了成功。出版了《情书撰写人》《行走的声音》两部小说集、报告文学《大师,大师》和长篇传记文学《那一年,这一生》,发表了二百万余字的文学作品。小说《鳖祭》《大雪满天的日子》《漂浮的营地》《拿什么拯救我的兄弟》获总后勤部军事文学奖;《心中磨房》获第八届冰心散文奖。

  漠河是我刻骨铭心的记忆

  ——访东营市作协主席陈谨之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大兴安岭、来到漠河,感觉很震撼,一直都很向往来这里走一走、看一看。”东营作协主席陈谨之激动地说。

  漠河,这两个字在陈谨之的脑海里是根深蒂固的,因为当兵的时候在沈阳军区。1987年“5·6”大火的时候,他的战友参加过救援,虽然陈谨之并没有参加救援,但是在他的心里却一直记挂着大兴安岭、记挂着漠河。

  “青春诗会”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诗歌活动,是全国文化、文学事业的一项重大工程,是引人瞩目的诗坛盛事,也是青年诗人正式亮相的舞台与成长的摇篮,每届推出的诗人和作品都成为与时代同步的文学热点。当喜爱文学的陈谨之得知2016年“青春诗会”在漠河举办的时候,他更加向往来到这里。

  就是因为这些原因,陈谨之一直惦记着“漠河”,这次终于圆梦了,他激动的心情不言而喻。在陈谨之的心里,这里安静、清幽,是一个适合写作的地方,能够让人真正沉静下来思索问题。

  陈谨之说,这次来到漠河感受到了这里的大森林、大冰雪、大湿地,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漠河的旅游发展如此“迅猛”,成为了一个热门的旅游胜地。

  在来漠河的途中,陈谨之在哈尔滨遇到了生于漠河北极村的作家迟子建。陈谨之说,他是迟子建的铁杆粉丝,很喜欢看她的小说,感觉书中带着一股清澈,来到北极村之后才发现了它的源泉,漠河北极村是一个可以净化心灵的胜地。

  大兴安岭是个出作家、出名家的地方,陈谨之希望东营作家协会与大兴安岭作家协会建立友好协会,互相体验生活,让文学上的良性互动推动两地作家开阔视野、创造精品。

  冰与火的交融

  ——访重庆市作协副主席冉冉

  身着一袭长裙的冉冉在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在白色的罩衫衬托下,显得分外美丽。

  冉冉,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一级作家、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重庆文学》执行主编。

  2017年11月12日,“中国新诗百年”全球华语诗人诗作评选结果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她获评新诗百年“百位最具实力诗人”。

  这次她参加中国作协纪念改革开放40年主题采访活动来到漠河市,刚一下飞机就对这里的景色与气候赞不绝口。

  在宾馆里,冉冉与记者相坐而谈,窗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啾啾的鸟鸣声不时闯入。冉冉说,重庆是个很热的地方,到处都带着一种火热的感觉,然而漠河却是一个安逸、幽静的地方,这里的气候让人感觉很舒服,以前都是从朋友那和书本上了解一点大兴安岭的情况,这次能身临其境体会这里的辽阔,感受到北国山石地貌的雄伟壮观,可以触摸到这里原生态深入人心的美。

  头一次来到漠河,这里的一切都让冉冉感觉十分的新奇,第一次走进原始森林、第一次看见当年留下的运材车,所有的一切都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作为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冉冉说,大兴安岭地理位置独特,山河壮美,是个能激发作家创作的好地方,希望将来重庆作家能和大兴安岭作家互动交流,互相探讨大西南和大东北的人文地理、文化形态,创作出更好的文学作品。

  在交谈中记者了解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冉冉开始文学创作,长期从事文学创作、编辑和组织工作,多次组织、主持文学评奖、文学讲座与作家作品的研讨及全国性作家采风活动,组织出版多套重庆作家作品丛书。

  著有诗集《暗处的梨花》、《从秋天到冬天》、《空隙之地》、《朱雀听》,中短篇小说《八月蔚蓝》、《爱上本一师》、《妙菩提》等,曾获得过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艾青诗歌奖、重庆文学奖等。

  花开引蝶来花谢蜂不还

  ——访地区作家协会主席鲁微

  此次采访活动最忙碌的一个人当属地区作协主席鲁微。他总是在忙,从提前到漠河市打前站,到规划设计作家们的采访线路;从接机接站,到联系在漠河市、北极村等地采访活动中的吃住行。活动进入尾声的时候,记者终于采访到了此次活动的主要组织者鲁微。

  鲁微介绍说,此次活动由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吴义勤为团长,省作协党组书记李红为副团长,成员由国内知名作家及《人民日报》、《文艺报》、中国作家网记者等36人组成。采访活动之所以选择漠河,是因为漠河地处中国最北,从地理上看,漠河是中国北部的神经末梢,因此成为检验改革开放40年沧桑巨变的试金石。为全力配合这次大型采访活动,地委委员、地委宣传部长刘洪久及漠河市的领导都进行了陪同。5天的采访,作家、诗人、记者们走林场、访职工,深入了解林区百姓的生活状况,细致采访漠河的旅游发展状况、经济运行情况和人民群众的幸福指数。作家们了解到林区全面停止商业性采伐后,不等不靠,全力发展林下经济、管护经济,趟出了一条转型发展之路。作家们挖掘的大量素材,成为第一手创作资料。同时,作家更是被大兴安岭的美所震撼,纷纷表示,采访时间太短,不愿归去。也感叹,此次采访,定会激发创作激情,创作出震撼之作。

  当记者问到,“中国作协作为中国作家最高的组织,为什么会组织这么多著名作家到大兴安岭来采访?”鲁微这样回答:我觉得,是以下几点吸引了他们的到来。其一,40年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中国发展进程的转折点,经过40年的光辉历程,今天的我们屹立在了历史的至高点上。大兴安岭虽地处边远,但经济社会及各方面的发展和内地同步,一起进入了新时代。其二,大兴安岭虽然边远,但这里改革开放发展程度并不比内地弱,更为重要的是,这里有着最美的森林、最好的生态、最勤劳质朴的民风。这些品质,是作家们的创作源泉。其三,八万里莽莽兴安岭,还是个出作家、诗人的地方,大兴安岭的开发历史并不长,但出现了一些在全省、全国甚至世界都出名的作家,比如矛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获得者——黑龙江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迟子建,就是我们大兴安岭的骄傲。鲁微最后说,是美丽神奇的大兴安岭吸引了他们,正可谓:花开引蝶来,花谢蜂不还……

  (本版稿件均由本报记者刘慧锋撰文图片由鲁微本报记者张加兴摄影)

责任编辑:左远红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