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安岭站  >  地域文化
搜 索
大兴安岭岩画—— 有待破译的森林文明史密码
2018-01-17 13:39:28 来源: 黑龙江经济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岩画是绘制在石头上的图画,是人类没有文字之前文化的最大载体,它承载的神秘信息甚至成为了一个个不可破译的密码碎片,它展示的古老文明内容为艺术史、史前史、人类学、民俗学、宗教史、美学等多学科的研究提供了无比形象化的资料。

  2011年以来,在广袤的黑龙江大兴安岭密林深处,先后在12个县、区、林业局发现了39处岩画遗址,岩画总幅数近4050幅,是目前黑龙江省发现岩画数量最多、区域最广、历史最久、内容最丰富的地市。

  2014年,经中国岩画专家组现场考察确认,大兴安岭岩画为距今10000年左右的旧石器晚期绘制,为中国目前发现最早的岩画。依据大兴安岭岩画的内容风格、绘制方法、地理位置等因素,认为大兴安岭岩画开创了中国岩画新学派,并初步命名为“中国北方森林岩画”,与中国北方草原岩画、中原岩画、西南岩画和东南沿海岩画并列构成了中国岩画体系,具有极其珍贵的研究价值,在黑龙江岩画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同时填补了黑龙江省相关历史缺环。

  A岩画的发现

  2011年开始,大兴安岭地委宣传部在全区范围广泛征集岩画线索,号召全区干部职工提供岩画相关线索,先后发现了多个岩画遗址。

  2015年春季,一条劲松镇西山发现疑似岩画遗址的信息报到地委宣传部,得到信息后,地委宣传部立即安排文化产业办负责人专程赶赴实地查看,并将岩画图片传给省文物考古专家。经省考古专家鉴定,此处岩画为旧石器时代岩画。后来这处岩画遗址被命名为天书台岩画。

  飞龙山地质公园内的石林、杜鹃花和彩绘岩画,堪称“三宝”。这里是松岭区内岩画数量最多且最古老的岩画集中地,创作年代可追溯到1万年以前甚至更早。这些岩画处于人迹罕至的峭壁上,虽经历过不同程度的风化,有些已经模糊不清,但从这些红色图案中依旧可以感受到来自远古的气息。

  自2011年以来,新林区分别在塔尔根、翠岗、碧洲、塔源发现了近百幅较为清晰的岩画,多为象形的花、蛙、鱼、人形等动植物、图腾、祭祀图案,也有部分漫漶不清、残缺不全的画面。2017年初,在距离新林区新林镇东南方5公里新林林场施业区110班塔哈尔河东岸再次发现百余幅描绘头戴面具的萨满、太阳神、狩猎、三界图、跳舞等古代人类在此生产生活、祭祀场景的图案。岩画画面清晰、内容多样,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一处离中心镇较近的遗址,同时也是在大兴安岭地区较为罕见的大规模岩画遗址。

  在距离大兴安岭地区首府加格达奇区30公里处的加格达奇林业局施业区翠峰林场天台山的岩画,距今约有1万年左右。该岩画为C形纹,是与翁牛特旗三星他拉村出土的“C型玉龙”一样的C形龙或者一条腾飞的C形巨蛇,岩画总面积1.6平方米,共4组30余单幅。岩画的左上方为两个十字纹符号,中间为一个开口向右的C形纹和11个人形纹,C形纹大小为人形的2倍。人形双臂上举,双腿叉开,其中7个人形图像清晰,4个人形被7个人形叠压,手臂平行并微微上举呈朝拜状,岩画上还有两个月亮、星星、大片的云朵。经中国岩画学会会长王建平考证,这是大兴安岭地区目前发现的唯一一幅以天体崇拜为内容的岩画,在中国乃至世界彩绘岩画中极为罕见。

  截至目前,呼中区岩画共发现6处。呼中镇岩画位于呼中镇内北山一处石头山上,岩画方向为正南,面积约2平方米,由左向右依次由一个远古巫术符号“十”字、“马”型岩画和一个漫漶程度很高的“十”字组成,是一个部落的领地标志或迁徙印记,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苍山岩画位于苍山石林景区内,绘制在高耸的巨石上,属于远古人类的“巨石崇拜”或是“生殖崇拜”,岩画内容单一,共3幅岩画,依次为“十”字、“人”字和“十”字图形,中间“人”字也有“十”字的意思,可能是一种标记事物、领地的手段,也可能是文字的雏形。

  呼玛县迎门砬子岩画遗址紧邻黑龙江边,距离呼玛县城约150余公里。该岩画遗址直立黑龙江江面约100米,异常陡峭,尽显奇绝与神秘。岩画所在山体风化状态严重,急需保护。岩画遗址朝向为正南,面积约1平方米,内容以十字纹、人字纹、动物纹为主,为黑龙江畔首次发行的史前岩画,对研究黑龙江流域文明史和黑龙江流域边疆史具有重要意义。该岩画遗址为今年5月发现,为大兴安岭最东部的岩画遗址,填补了呼玛县岩画空白。

  漠河岩画位于漠河至育英铁路线北侧一处小石砬子山上,面积约0.5平方米。该岩画漫患程度很高,被一层厚厚的白色矿物质钙化物覆盖,主体岩画为两只粗壮的鹿角,鹿角的枝杈部分呈对称状排列,根部紧紧连在一起,整幅岩画突出的鹿角极具视觉冲击力,是大兴安岭远古先民崇拜鹿神的一幅典型作品。2013年9月14—19日,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大兴安岭地委宣传部组成岩画考古队,对漠河岩画遗迹进行了首次考古清理发掘,距离地面1.4米处清理出现1幅岩画,呈螺丝底部六棱形,左右棱部各有一横线突起;同时出土了三人纹红褐色彩绘岩画、角锥骨器和一大批动物骨骼,对于初步确定大兴安岭彩绘岩画为新石器时期提供了重要佐证。

  阿木尔岩画位于阿木尔林业局依林林场一公路旁的石砬子山上,共发现有4处岩画。第一处岩画漫漶程度中等,为一个典型的直立成年人,挨着直立人的是一个“巨鹿”形象,可理解为鹿神崇拜;第二处岩画漫漶严重,依稀可辩“十”字等图案;第三处岩画可辩由三角形、长方形、点、斜线等组成的有机整体,具体内容无法解读;第四处岩画从上而下为背靠背并列的2个动物图案,无头,下面为主图案,是一个体态较长的动物图形,依据身形判断为鹿形岩画,下面是一个小鹿形状岩画,和半蹲状的大萨满,双臂上举,左右手均具有法器。

  据专家介绍,大兴安岭岩画遗址的发现初步证明了大兴安岭是孕育黑龙江乃至中国远古文明的摇篮之一,是早期人类繁衍栖息之地,从而填补了黑龙江省早期人类历史研究的空白。

  B岩画的研究

  大兴安岭地区发现岩画后,地委、行署高度重视,从文物保护、发展文化旅游的角度,积极联系邀请专家学者对发现的岩画给予认定。省委宣传部、省财政厅给予大兴安岭岩画研究与保护多方面指导与支持。地委宣传积极协调黑龙江省考古研究所、中国岩画学会、世界岩画联合会等专家学者先后到大兴安岭考察调研,召开研讨会。

  2016年8月,黑龙江省文化厅与大兴安岭地委宣传部组织考古、文物专家对大兴安岭松岭区劲松南线石壁岩画、劲松西山岩画和古源石林岩画三处彩绘岩画点进行现场考察,并召开专家论证研讨会议。经过为期两天的考察论证,专家组一致认为:松岭区新发现的劲松、古源三处岩画点填补了大兴安岭彩绘岩画在表现形式、岩画内容、创作手法等方面的空白,是大兴安岭迄今为止发现的保存最完好、数量最集中、内容最丰富的彩绘岩画,其圆形带光芒的“太阳神”、人形与动物的丰富组合等均是黑龙江地区首次发现,对全国乃至东北亚地区岩画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今年6月,由世界岩画联合会执行主席Bednarik Robentgerhard,印度岩画协会副主席Kumar Giriraj,世界岩画委员会执行委员、河北师范大学岩画断代中心教授汤惠生等一行5人组成的国际岩画专家组齐聚大兴安岭,对分布在大兴安岭地区的彩绘岩画点进行考察。在为期一周的时间里,专家组对各处岩画点都进行了认真细致的观察、比对。专家组认为,大兴安岭岩画历经了古老漫长岁月,确系古岩画。

  Bednarik Robentgerhard是微腐蚀断代分析法的创始人,该分析法通过对各种岩石上制作痕迹风蚀程度的测定和分析来确定岩刻画的制作年代,是目前国际上少数能够对岩画进行直接断代的一种方法。几年来,Bednarik Robentgerhard、Kumar Giriraj以及汤惠生一行对我国河南、宁夏和江苏几十处岩画和岩刻进行考察研究,利用微腐蚀分析技术从众多岩画遗址搜集到大量数据。

  汤惠生表示,微腐蚀分析应用于除南极洲外的所有大洲,主要利用结晶石英和长石两类矿物质,大兴安岭岩画的绘制岩石基本以花岗岩、页岩和变质页岩等为主,绘制颜料中的碳与胶已经无法提取,因而采用微腐蚀断代法尤其适合大兴安岭岩画。

  关于大兴安岭岩画的断代,专家们还存有一些争议。大兴安岭的岩画历史有多久远,人们还需拭目以待。

  C岩画的保护

  负责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大兴安岭与环太平洋岩画带研究》的庄鸿雁认为,大兴安岭岩画的发现,将中国北方岩画带连接起来,为研究东北早期族群、民族的形成及文化的变迁提供了新的鲜活的材料。

  庄鸿雁说,大兴安岭岩画与其他地区不同,处于连接中国北方岩画带和环太平洋岩画圈的结点上,它的发现填补了中国北方岩画带的缺环,起到了勾连中国北方岩画带、俄罗斯远东岩画带与北美西海岸的环太平洋岩画圈的作用,并为研究东北亚远古人类向美洲大陆迁徙提供佐证,具有巨大的文化与考古价值。

  大兴安岭岩画之所以发现之时,虽已裸露于自然之中数千年乃至万年,但大多能保持色彩鲜艳,就是因为这些岩画多处于人迹罕至的深山密林之中,没有遭到环境恶化的影响和人为的破坏,使现代人有幸能一睹千万年前先民文化的风采。

  为保护好先人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2015年大兴安岭地委、行署在漠河县北极村筹建了东三省唯一的岩画馆,填补了东北地区岩画遗存场馆建设的空白。

  松岭区政府把先期发现的劲松西山天书台岩画和翠峰林场天台山岩画列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采取切实措施对岩画进行保护,在岩画发现地设立检查站安排专人常年看护。采取对岩画进行围栏隔离的保护方法,防止人员私自接近岩画。以游人须知的形式提醒大家不要触摸岩画和撒水,有游人参观岩画时,会安排向导人员全程参与,实现了看管保护。同时,他们加大工作力度,一方面积极向上级部门争取岩画保护资金并将争取到的资金拨付到岩画保护地。另一方面,编制了岩画群落保护项目,争取到了省级文化事业专项资金支持,为继续开展岩画保护工作做足资金储备。

  松岭区还整合优势资源,通过深入挖掘、整理和开发利用远古彩绘岩画资源,努力走出了一条转型新路。他们依托岩画资源,全力谋划飞龙山地质公园建设。同时,在飞龙山岩画发现地古源镇,打造一个彰显岩画文化的古源岩画小镇,力争将松岭区建设成为展示远古文明和现代林区建设的特色旅游休闲胜地。

  为深入挖掘兴安地域文化内涵,全面延续国家艺术瑰宝的原真历史信息,同时结合岩画遗址处于旅游自驾游景区内,新林区启动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文物抢救保护工作。计划投入抢救保护工作资金,拟对岩画画面进行全面测绘及复制,在山体上铺设落石主动防护网,在岩画岩体外2米处搭建防止游人进入的防护围栏,修建一条便于考古工作者和游人进入的2公里长、6米宽砂石硬化路面。

  加格达奇林业局制定了对天台山岩画保护措施。一是建设岩画观景平台,对游客进行有效隔离。在保障游客安全的同时避免游人直接触摸岩画,对岩画造成损害。游人可通过仿制图片及电子观测设备欣赏岩画。二是设立1.8米乘2米岩画保护屏风,采用特殊材质对天台山岩画进行遮罩,避免风吹、雨淋、日晒对岩画的破坏。三是安装视频监控系统,对天台山岩画进行全方位监控保护。

  加格达奇林业局施业区翠峰林场天台山的“C形龙”岩画是天台山旅游景区的灵魂,近几年,来参观、考察、学习的人达万余人。

  “大兴安岭是一个文化久远的地方”。大兴安岭地委、行署将通过文物保护、宣传、利用,提升大兴安岭岩画在国内外的知名度,推动当地经济发展,使文化遗产惠及当地民众。

  岩画的重大考古发现,对于挖掘远古文明、弘扬兴安文化具有现实和长远发展的意义,岩画的研究工作更是对于分享人类文明智慧结晶具有重大意义,有限地使用和利用好岩画是岩画学术界的共识。岩画作为文化遗产将发挥其展示和演示功能,为大兴安岭地区文化的多样性增添新光彩,必将成为大兴安岭文化建设史上的重要标志。

  “真诚欢迎国内外游客到大兴安岭旅游,一起感受大兴安岭岩画的朴拙之美,与远古人类来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大兴安岭地委、行署诚挚发出邀约。(牟海军 于海涛 李忠伟 博宇 汤旭东 马朝林)

责任编辑:左远红

相关新闻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