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安岭站  >  地域文化
搜 索
顾昭兰:流泪的白桦林 ——白桦林山庄传说
2018-06-01 11:06:40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在那个跑马占荒的年代,远古时大兴安岭的塔哈河与呼玛河流域,曾居住一支强悍的民族——达斡尔族。在塔哈尔河居住的部落有一位年轻力壮、阳光帅气的小伙子,他的名字叫瓦拉,族长有个聪明漂亮的小女儿叫干娃,他们相爱了。

  老族长一直觉得,瓦拉虽然很强壮,但欠缺点历练,将来能否统帅部落,能否保护好干娃,一直困扰着他。瓦拉知道老族长的忧虑后,也日思夜冥,到底怎么才能让自己的本领强大起来呢?当时盛传成吉思汗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故事很多,瓦拉于是决心找到这样的大英雄,学习本领,便辞别了老族长,辞别了心爱的姑娘,拜师学艺去了。

  寒暑易往,春秋交替,干娃等了一年又一年,终未见瓦拉回归。这时候,在北方日益强大的鲜卑族人,不断扩充地盘。老族长便决定带领部落南迁,也就是现在松嫩平原一带。

  装点好行囊,准备出发这天,怎么也找不到干娃,原来干娃躲在塔哈河与呼玛交汇处一个背风向阳的山坡上,她是怕瓦拉回来找不到她,不肯离去,继续居住了下来。白天有太阳、晚上有月亮可以照亮瓦拉回家的路,可是到了没有月亮的夜晚怎么办呢?于是,干娃便沿着瓦拉出走的方向,栽种了很多很多的白桦树,让洁白的桦树皮,照亮了瓦拉回家的路。如今,白桦林山庄的桦树皮特别的白,如果你想夜晚赏星星的话,再深黑的夜晚你也能借助桦树皮反射星星的光亮看见行走的路。

  瓦拉跟随成吉思汗的队伍,骁勇善战一路向西,但心里一直惦记他的干娃,他的部落。他走得太远了,回来需要很久很久。回到塔哈河的时候,已经不见了所有的亲人,他找到了这片白桦林,后来得知干娃因悲伤过度已经故去。瓦拉仰天哭喊着干娃,从白天到夜晚、再到白天,他的嗓子哑了,甚至发不出一点声音,瓦拉突然发现,每颗白桦树都长出来无数颗眼睛,他知道那一定是干娃,和白桦树相拥而泣,白桦树的眼睛里流出来很多的桦树泪。今天,桦树泪结的痂也叫桦树茸,这一带的桦树泪品质特别好,具有极强的保健和药用作用。传说,当年清朝慈禧北访漠河金矿,还特意在此处停留两天,命人在这片桦树林采摘很多桦树泪,带回到紫禁城享用。

  瓦拉悲伤了好久,从此不再离开,变成了一条河横卧在白桦林山庄,保护着这片山林,与他的干娃相依相守。这条河就是今天呼玛河水系的一大支流,发源于西罗奇山岭的“瓦拉干河”。1987年5月6日,一场炼狱式的火灾吞噬着大兴安岭,大火从漠河一路向南,烧到这片白桦林边缘时,大火竟然神奇地绕过这片白桦林。相传这是瓦拉神灵的庇护。如今我们看见的这片白桦林,没有遭到任何大自然劫难和人为破坏,是一片原生态的白桦树林。

责任编辑:左远红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