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安岭站  >  地域文化
搜 索
陈树庆散文:鞋样里的亲情
2018-03-13 15:24:00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北方农村,冬夏两季是农闲时节。前些年,农闲时节,女人们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做鞋子。因一年四季要穿很多的鞋,春秋是单鞋,冬天是棉鞋。

  在那时,穿的鞋子都是手工制作的,看似简单,可制作起来就麻烦了,从鞋面到鞋底要经过多道工序,做鞋要有鞋样,也叫“开样儿”。用纸剪出鞋帮与鞋底的尺码样,以它当样板去做鞋,这个出“设计图”的工作就叫“开样儿”。

  母亲自己动手剪的各种鞋样,夹在一本厚厚的书里,放在床头边柜子抽屉里。从我记事起,全家人的鞋样都夹在这本书里,有用报纸剪的,有用挂历纸剪的,可以称得上是花花绿绿,样式各异,大大小小的鞋样夹满了整整一本书。母亲是从不轻易让人随便乱动的,平常静静地躺在抽屉里面,只有村中的主妇来借鞋样,母亲找鞋样时,我们才能在一旁一饱眼福。有时偷着把夹满鞋样的书拿出来,随手一翻,各种鞋样立刻展现在面前,用牛皮纸或报纸剪成的大脚印和小脚印。母亲见了忙说,快放下,别弄乱了,那都是你们的鞋样。

  打开鞋样书,里面的鞋样从小到大,春单冬棉按顺序安放。刚刚蹒跚学步的婴儿鞋,各式各样的春秋单鞋,有奶奶穿的小脚鞋样,有父亲穿的元宝鞋样,有母亲穿的松紧口鞋样。冬鞋的样式比较少,一种是系带子的,还有一种是按扣式的样子。鞋样怎么用呢?母亲见我问,指着从小到大一叠鞋样对我说:“你看这是你两岁时的鞋样,这是五岁的,这是六岁的,这是你十八岁的,上大学后你就买鞋穿了。”每人的鞋样都是一厚摞。母亲笑说:“不管你长多大,也走不出妈的手掌心,别看现在你不用我做鞋了,给你剪个鞋样,保证不大不小。”说话之间,她的温馨之情溢于言表。

  翻鞋样书的时候才注意到,原来母亲把所有的鞋样都是按照从小到大的顺序排列起来的,从不会走路时穿的鞋样,一直到长大成人后脚不再变形的鞋样,都排得整整齐齐。捧着鞋样书,一页页翻看,一个个画面,一段段足迹模糊着、清晰着,有隐隐的痛、也有温馨的快乐。熟悉是因为它是我孩提时代能记事开始到长大成人,里面承载着我小时候的渴望和梦想。母亲不识字,为了怕自己记错,她用白纸剪男孩子的鞋样,用花纸剪女孩子的鞋样,这样她就永远也不会因为记错鞋样而做错鞋子。全家老小的鞋样都在鞋样书里面藏着,它柔软、结实、耐磨,成为亲情的呼唤,踏实而温暖,珍藏在我心里。

  时光易逝,辛苦了大半辈子的母亲已老眼昏花,再也不能做鞋了。商场里各种档次质地式样的鞋应有尽有。每次看到,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母亲拿着裁剪整齐的鞋样,在夜里久久不灭的灯光和灯影下母亲那慈祥的面容。

责任编辑:左远红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