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安岭站  >  地域文化
散文:水声流长
时间 :2017-12-08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作者:任随平
 

  人生静下来的时候,不论是面对一池春水,还是夏日的潺湲溪流,少却了临渊羡鱼的渴求,心中便有无限清凉与快意。也因如此,要寻求内心的安宁与清静,走近诗意葱茏的水声,便是最好的去处。

  水总是以其诗意的形态存在着。封闭的水域为湖,水草丰茂,没有江河的波澜壮阔,安守着一片宁静与安谧,与遥远的穹苍遥相呼应,在无言相许中完成了终身厮守,湖映照出空域的浩渺无垠,高远的天宇应和了湖的本分与宁谧。因此,走近湖,除了沐浴周身的清凉之外,包裹你整个内心的便是祥和的碧蓝,没有谁面对一方湖水的时候内心还会隐藏着巨大的忧郁与悲伤,它会让我们褪去俗世的挂牵与忧虑,安静地沉浸在馥郁的思考与爱恋里。大海则以其滔天的巨浪与奔涌的气势给人以雄壮,霞光浓郁,鸥鸟翔集,汽笛声声,万物便从昨夜的梦呓里醒过神来,在这种境界里,人是渺小的,但思想却在无垠与辽阔中飞翔,或如鲲鹏展翅翱翔云端,或如扁舟独行悠然自得,总能在某个波澜处觅得生命的真谛。于是,面对海,人生就不会狭隘,不会在得失计较中丧失自我与存在的真意,渺渺水域将承载我们前行的梦想。河流亦是水存在的另一种形式,它以线性的流淌,带给我们浪花般的惊喜与追逐,让人在逐水而居中感知四时更替,日月交辉,在曲折中懂得柔韧,在潺湲中学会自赏,在一季又一季的幻变中,将心灵的伤口缝合,并涂抹上季节多彩的颜色,那样的人生便是多彩的人生,那样的生命便是丰富的生命。

  由此,我们有理由走近水声流长里。春日,跟随一条河流行走远方,两岸春花葳蕤,大地馨香馥郁,走累了的时候,就将整个身心交付给叮咚水声,安静地仰视一片蓝天,在高天流云里牧放诗歌的羊群,在时光丰茂的草场里找寻昨日的不羁与奔放。抑或,安静地守候群山以及群山深处弥漫的雾霭,和那些穿梭在密林枝叶间散碎的婆娑与斑斓。夏日的午后,则最好放逐内心于大海。高天辽远,海域无垠,百鸟啼鸣,海光山色尽收眼底,这些时候,我们还会因夏之燥热而不安吗?我们还会为生命的过于奔放而忧郁吗?晨光洇染的,不光是海之绚烂,还有我们内心的欣喜,晚霞迷幻的,不再是空旷与广袤,还有我们周身的凉爽与大爱。秋风肃杀,冰雪封冻时最该守住一面湖。潋滟水波,抑或茫茫冰封,都能涤荡我们灵魂深处的孤寂与尘埃,孤舟蓑笠翁,仅仅是独孤么?独钓寒江雪,守住的难道不是高洁么?等待暗夜的帷幕裹挟山野,围拢村廓的时候,傍依远山的那面冰湖,茫茫中除了辽阔的洁净,难道不会在每个人的内心燃起焰火的酡红么?

  于是,在人生的每一个曲折处,与水为邻是最真的选择,有了水声的润泽,我们的世界才会水意浓浓,才能恣意放舟生命的长河。

编辑:左远红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