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安岭站  >  地域文化
搜 索
朱立文:和母亲看大戏
2018-03-16 10:47:56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过年看大戏,这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的一道风景。正月才开个头,年还没有拜完,大戏就要上场了。

  看戏,对于像我母亲这样的戏迷是最有吸引力的。只要是听到哪里要唱戏,不管是不是原戏,她都会丢下手头的活儿跑去看。这份坚持和执著,不是戏迷是永远不知道其中味道的。母亲不但喜欢看戏,还喜欢说戏。每次看戏回来,她都如数家珍般地把故事情节和自己的感受一股脑儿地倒出来,砸向我们。

  虽然我们不喜欢母亲的唠叨,但是对看戏我们也是热心的。只要听到哪里要唱戏,我们的神经就会兴奋起来,欢呼雀跃着奔走相告。母亲平时对我们的手比较紧,但是看戏的时候很大方——只要不过分,有求必应。摸到了母亲这个弱点,只要是听到有地方唱戏,我就第一个告诉母亲,并且拽着她的衣角要去。

  天上圆月如盘,地上一片银白,这是多好的夜晚。母亲拉着我的手走在路上,离戏台还有一段距离,能隐约听到咿咿呀呀唱戏的声音了,我的心里立即乐开了花。母亲呢,拉着我,冲着声音的响处奔去。戏台一般搭在祠堂前或者开阔的地带。四周埋下竹子,搭起架子,再在竹子上铺上木板。这样一个舞台就搭成了。要搭一个舞台,五六个人大概要花一天的时间,费时费力,我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有那么高涨的热情。我想,他们大概也和母亲一样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戏迷吧。

  我们到达的时候,台下已经是人头攒动了。台前挤得满满的,连转身的地方都没有,哪里都是人:土坡上,草堆上,树丫上,甚至是高处邻近人家的窗口里都是人。台上的生旦净丑不是我们关心的对象,我们关心的是能在一起耍的小伙伴,能够吃的冰糖葫芦、瓜子甘蔗。为了找到伙伴,我们喊着叫着,在人海里钻来钻去,就像一群欢乐的泥鳅。时光匆匆,一晃许多年过云了,看戏时的很多事不记得了,只记得弟弟那如花的笑脸。每次跟着母亲去看戏,去的时候一路叫嚣着、小跑着,但是回来的时候却没有了多少神采。母亲一向宠着我,看到我那模样,一般会背着我回家。

  这时,你就会看见一个矮小瘦弱的妇女背着一个孩子走在宁静的月光下。那妇人一边走着,一边讲着戏文,而背上的孩子早已经睡着了。

责任编辑:左远红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