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安岭站  >  域外媒体看兴安
搜 索
全国广电媒体大型联合采访活动已收官,但故事还在继续!
2018-06-26 17:05:37 来源:黑龙江乡村广播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2018全国广电媒体大型联合采访——走进中国北极漠河”系列活动已落下帷幕

  全国媒体记者用4天3夜的时间来到祖国最北端的城市这里以北著称借北扬名这里有中国最北哨所、最北邮局、最北供销社这里是漠河

  全国媒体记者千里奔赴用话筒和镜头记录改革开放40年来漠河的发展变化用全媒体的方式对漠河的区域旅游产业发展、美丽乡村建设和精准扶贫工作进行采访报道然而时间总如指间沙不经意间就匆匆流逝4天3夜的采访行程也有画上圆满句号的时刻

  临别前我们邀请全国媒体记者为我们录下小视频说说此次漠河采访之行的感受小编第一个就想到了他也许是因为他温润如玉的性格也许是因为他细腻温暖的文字给小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比如在他的文字里是这样描述黑龙江乡村广播主持人D修的

唱歌的小伙子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他这两天一直跟着大部队,手持一部平衡器,不停地在进行网络直播,顺带着给大家递递水。胖乎乎的身材可爱极了,每一句话都很幽默。他说自己已经十几天不喝可乐了。那你怎么没瘦啊?不喝可乐要在吃的上面补啊。他叫D修,黑龙江乡村广播一位年轻主持人。流行音乐专业毕业,参加过数不清的选秀节目,久经沙场,现在快活地做着娱乐节目主持人。彩排进行到一半,突然下起一场瓢泼雨。D修装演出服的双肩包泡在雨里湿了,好心的女孩儿说找电吹风帮他吹吹,他说不用。舞台上的D修无论表情还是情感都很投入。用情唱的歌总能动人,这时的他已不再是身兼杂务的小跟班,而是想让人追着签名的大明星。

没错
他就是来自舟山新闻广播的记者徐杰
他说漠河值得我们来一次,再来一次……
这何尝不是此行全国媒体记者的心声呢

  接下来和小编一同感受下他的文字吧

  从缓缓滑行,到冲上云天,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从在大兴安岭森林里穿梭,到林变成海,只是近万公尺的距离;从兴冲冲到漠河找北,到带着安静往南飞,只不过人生短暂的经历。虽短短几日,却足够安静。得益于技术的进步,乘坐飞机也可以不用关闭手机。除了可以打盹、看书、发呆,还可以在手机上写写字,记录些零零散散的回忆和心情。临行前,小迂老师请我录段小视频,说说此次漠河采访之行的感受。于我而言,最大的收获是安静;于工作来讲,看到了中国最北端蕴含的乐观、健康及无尽的希望。

  旅行的意义有很多,可以瞻仰历史的遗迹,也可以攀附都会的繁华,然而旅行的目的大抵相同:去别的人、甚至没有人的地方看看,费劲周折让自己放松愉悦。 树到处都有,农舍到处都有,然而中国最北,只有漠河有。如果你想找俄罗斯异域风情,这里会让你失望的,你能隔着黑龙江清晰地看到俄罗斯的山和树,却少有操着“哈拉朔”、叫卖俄罗斯套娃和大列巴的大妈;如果你想在异地的酒吧里买醉,邂逅莫名其妙的艳遇,这里会让你失望的,这里只有传统林场职工安静与本分的生活。那费劲周折去漠河干什么?漠河什么都没有,只有北。

  如果你想找北,就来漠河吧。你可以去中国最北邮政局,填一张明信片,寄给远方的闺蜜或者自己;你可以去中国最北的小学,问候那里全校仅有的七名学生和一对夫妻教师;你可以预定一家农宿住上几天,它们的名字大都带个北字;你可以沿着黑龙江散步,此时的你就漫步在地图上那条中俄分界线上,手机一不小心会自动切换成莫斯科时间,惹得你大呼小叫;夏至来,你可以拍拍凌晨两点的天空,傲娇地告诉小伙伴,我这已经天亮了,然后再昏昏睡去;要是冬天敢来,那你就更厉害了,零下三四十度的实时天气随便截个屏,那会是怎样的刺激。最北的漠河,能找到最稀有的安静。如果你愿意一个人散步,稍微一拐,马上就能找到,听得清自己呼吸和心跳的地方。万顷森林中,负氧离子是无需操心的;远离工业生产基地,物理化学污染是无需顾虑的;毕竟因为距离遥远,成熟景区令人疲惫的熙熙攘攘、摩肩碰肘是无需担忧的。最北的漠河,能寻得最真的快乐。如果你愿意和当地人聊天,很多人都愿意跟你敞开心扉,甚至给你讲故事。也许来漠河之前,我们因各种原因,说了太多的话,以至于不愿意再多说一个字。然而,到漠河,你稍微找个话题,热情的人们会条理清楚、语气丰富、神态生动地跟你聊天。也许你会顿悟:原来自己不是不想说话了,而是不想在熟悉的地方说话了。

最北的漠河,能添上最强的动力。工作最大的意义是实现一个人的价值,如果在朝九晚五的工作中难以寻找到价值,十有八九是选错了行当。我并不欣赏大冰笔下的部分浪子和现代“侠客”们,如果彻底摆脱了工作,我们必须的物质必然萎缩、贫乏,国人今天把旅游当成事,要得益于过去我们勤劳的积淀。到漠河最大的意义,对我来讲,是可以在异常繁忙的工作中暂时离开几天,安安静静,认认真真思考,下一步的工作该怎么突破?人生的价值如何更好地实现?灵魂怎么找,找到以后如何让它丰富?人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北方,今晚我就要回到我爱的,爱我的,南方岛上。还没有在三毛祖居看熟悉的沙漠;还没有在柳永广场吟诵古今;还没有去鸦片战争遗址环视内外;还没有跟女儿探讨各自对青春的理解。漠河,我走了,不带风,不带云,只带走你给我的安静。岛,我来了,没带风,没带云,只带了漠河给我的好心情。

  因为太靠北,来一趟漠河不容易,有人说交通不便是旅游的短腿,我却坚定认为这是漠河的最大长处。我们这一程采访记者中,我相对还算顺捷的,有不少老师要中转三到四个航班,才能回到有老婆孩子和新闻报道工作的家乡。昨天,误入北红村的一家旅馆,里面挂满了全国各地越野俱乐部的战旗。每一面旗帜上都写满了名字,每个名字的背后都是一辆越野车,不知道要跋涉几千里还是几万里,把这里当成了征服自己的终点。采访时路上,还有坚毅的骑行者,高端的骑着哈雷结伴而行;简单却极高端的,一个人戴着头盔,骑着自行车,执着往北。我想,人的一生,至少要有一次彻底到头的经历。

责任编辑:左远红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