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大兴安岭站  >  地域文化
搜 索
薄杨:来自星星的孩子 愿你被温柔以待
2018-04-13 12:02:59 来源:大兴安岭日报  作者: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那是初秋时节,山风清冷如水。一次公交车上的邂逅,让我突然了解到我生活的大兴安岭地区有这样一些特殊的孩子。他们被称为“来自星星的孩子”,这15个孩子,好像星星一样漂亮。他们有明亮的双眸,却无法进行情感的交流,他们听力正常,却对亲人的话语充耳不闻。

  来自星星的孩子是人们对自闭症患儿的一种称谓,儿童自闭症也被称为儿童孤独症,是一种较为严重的发育障碍性疾病,其症状主要表现为社会交往和语言交往障碍以及兴趣和行为的异常。少儿自闭症是现代社会中发病率越来越高、越来越为人所重视的一种由大脑、神经以及基因的病变所引起的综合症。

  如果说我身边这15个孩子拥有康复训练的机会是幸运的,那么其他那些有着同样症状的孩子就未必那样的幸运,我听说我们地区这样的孩子大多数都会被记录在册,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来特教中心上课。那些孩子的家长也许是因为某种内心和外界的压力,或者因为区域与信息的闭塞没有意识到康复训练的意义,又或者其他的一些原因,只能无奈的把自己和孩子封闭起来,得知这样的消息虽然心痛,但这又是事实。

  轻度的自闭症儿童完全可以和正常的孩子们一起生活、学习,但中重度自闭儿童极有可能终身需要陪伴,他们迫切需要良好的学习和康复环境,他们更需要爱的教育。然而,仍然有极少数一些人对自闭症儿童甚至特殊教育还存在着偏见和不理解,甚至是带有歧视,这让特殊教育学校里的孩子们与他们的父母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无论是自闭儿童和他们的父母们,还是特教老师,也都需要理解、尊重和支持,更需要爱的包容。正是基于这样的缘由,我走进了大兴安岭地区特教中心特三班,近距离接触这些孩子,倾听了孩子家长还有老师们的故事。他们的故事,触及心灵。

  为了每一朵花都有绽放的机会

  身为特教老师,他们都有一颗强大的心,使他们勇敢直面这份责任的重托。

  特三班自从开班,所有的家长必须全程陪护,而特教老师们只要和这些孩子们在一起,就一刻也不能松懈。下课了,老师也不可以离开教室,如果下一节课的老师没有出现,上一节课的老师不可以离开。

  “我们要对孩子负责,不可以让他们离开我们的视线。”特教老师们如是说。

  邵萍老师从事特殊教育20年,主要教授生活数学、生活语文两个科目。邵老师说,她是在凭良心做特教。

  不久的将来,邵老师也会离开自己心爱的岗位,退休是不能回避的话题。她最大的心愿是孩子们能越来越好,更希望更多有爱心的人能投身特教事业,可是目前这里还是急缺特教老师。

  特三班年纪最小的孩子6周岁,年纪最大的孩子18周岁。因为有认知障碍,他们极少对人有眼神交流,不能说完整的句子。一句“今天我吃了苹果”,邵老师整整用了两年的时间,孩子们终于会说了。

  培智教育不同于其他教育,刚开始接触自闭症孩子的时候,虽然邵萍老师接受过培训,但仍有些不适应,自闭症的孩子没有情感交流,不听指令,他们就在自己的世界里,第一次上课她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邵萍老师在实践中摸索出了经验,这些孩子们认知有困难,那就多重复几遍,哪怕是重复十遍、百遍。

  虽然上课的内容要不停的重复,也许在其他人听来总是絮絮叨叨、没完没了重复着,但可喜的是,通过两年的努力,班里绝大多数的孩子有了认知与交流上的提高与进步,这是全班伴读的父母们的共识。小浩的妈妈说,孩子现在可以写不少字了,孩子就是喜欢写字。小博的妈妈告诉记者,孩子来学校之后,对于人稍多的地方好像没有像从前那样抗拒和烦躁了。如果孩子对她说一句他想要什么东西,她就特别高兴。

  在生活能力训练课上,孩子们在父母的带领下,可以叠被子了,虽然不美观,但这样的进步却不知凝结着孩子们的父母与老师多少心血。

  孩子们的童年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花,尽管有缺憾,只要给与关爱和呵护,这每一朵花都会迎着阳光和和煦的春风绽放,而父母和老师的爱,就是这阳光和春风。

  爱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

  特教班的课堂很活跃,经过两年的相处,伴读的家长们好像一家人,他们有着相同的不幸,更有着相同的坚强。在我眼中,用尽毕生心血陪伴一个孩子有太多心酸与不易,但孩子们的家长都以笑容迎接生命中的每一个日子。邵老师说,这些孩子的家长们有时候自发组织些活动,比如集体登山之类的。家长们带着孩子聚在一起,这是他们相互支撑、抱团取暖的一种形式,也慰藉了心灵。

  特三班有很多孩子的家庭经济条件不是很好,这些家庭大多是父亲工作养家,母亲全职陪伴孩子,大多数家庭为了自闭的孩子而申请了二胎,那也就意味着孩子的爸爸一个人赚钱养活四个人,经济压力较大。特三班小鹏有一个姐姐,但是小鹏的爸爸靠打零工养活全家人,姐姐目前仍在求学,虽然如此,小鹏妈妈仍然很乐观。年龄最大的瑶瑶自从来特三班上课,一直都是爷爷陪伴着。她的爷爷已经过了古稀之年,但两年来一直风雨无阻的坚持着。自从瑶瑶在8个月大的时候被发现症状,瑶瑶的爷爷就执著的领着瑶瑶走遍了全国的自闭症患者康复中心,只要有一线希望,绝不放弃。如今,因为给孩子治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瑶瑶的爷爷把自己仅有的房产留给了这个心爱的孙女,只是希望自己在百年之后,瑶瑶依然有个保障。瑶瑶很依恋爷爷,只要爷爷在,这个安静美丽的姑娘便寸步不离。

  爱是无声的语言,也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这些来自星星的孩子虽然被孤立在寒冷的星空,但幸运的是他们的家人和师长给予了他们最无私的爱。

  特三班孩子的家长们坚强、乐观、积极、向上,他们不抛弃、不放弃任何对孩子康复和训练有裨益的机会。中重度自闭症儿童终身都需要陪护,来特教中心上课的孩子们大多数都是妈妈陪伴着,这些孩子们的妈妈大概没有自己的生活了,日子每天都在继续,主题只有一个,陪伴孩子。孩子的家长们也有情绪崩溃的时候,当他们碰触到外来的歧视与偏见,会更增添他们内心的压力。所有的家长几乎都因为孩子而和那些对自闭儿童带有偏见的人们发生过争执,好在孩子的家长因为对孩子的爱而内心足够强大。其实,孩子的家长也需要被理解、包容、关爱和支持。但目前,我区还没有这样的专门机构或组织,可以对孩子们的家长进行心理疏导。

  我与来自星星的孩子们以握手的方式告别,他们未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星稀河影转,霜重月华孤。这样的夜晚,心绪却难以平静,愿更多的人以一颗带着理解的心去平静的仰望星空;愿星空的守护者们也能得到更多的关爱。大美无言,大爱稀声,愿这世界上最美的语言陪伴他们左右。

责任编辑:左远红

频道推荐